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官网首页 > 公司新闻 >

汽车加水能跑1000公里?40亿身家的创始人沦为老赖,公司破产还因骗补被罚

2019-05-27 09:20      点击:

这款车,加进去的是水,出来的也是水。这不就是永动机吗!

5月23日,南阳日报头版发文《水氢发动机正式下线,市委书记点赞!》。文章称,水氢发动机在我市正式下线啦: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


一则“汽车加水就走”的报道,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被推向风口浪尖。而实际上,他早已是,游走于各地各级政府之间的熟练“操盘手”。

从造车到“卖煤炭”,从电动车到氢能源汽车,从北方到南方,庞青年追风口的能力,连贾跃亭都要甘拜下风。

加水就能跑

一夜赶超日本技术?

2017年8月,人民网写道:该款车不用加油、也不用充电,只加水,即可通过催化剂进行化学反应产生氢气,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

车顶安置一个蓄水箱,车内的特殊的转换设置可以将水转换成为氢气,经过两次过滤后再输入氢燃料反应堆,产生电能,然后驱动车载电机和引擎,最后使得汽车行驶。 工作人员现场为水氢燃料汽车加满了自来水,汽车启动后约1分钟便产生了氢气,并顺利开动在工厂行驶一圈。据介绍,该款车水箱可蓄水200公斤,续航里程500公里。

2年后的今天,青年汽车的“水氢燃料车”又重出江湖了。

而这次,河南南阳市委书记亲自试乘体验,并用英语夸赞:“very good”。车还是2年前那个车,只是在原本简陋的装置外加了一个货箱,显得更美观了。

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说,水氢燃料车的最大秘密,就是一种特殊催化剂。

在这种特殊催化剂的作用下,才能将水转换成氢气,最终实现“青年水氢燃料车”在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的状态下,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轿车续航里程可达1000公里。

值得注意的是,青年汽车集团的水氢燃料汽车,和我们所说的氢燃料电池汽车(或氢能源汽车),有所不同。

一般的,氢燃料电池汽车是直接注入氢气到电池,从而产生电能,驱动汽车,排放物为水; 而青年汽车的水氢燃料汽车只需要加水,继而产生氢气,从而输入电池产生电能,驱动汽车。

也就是说,青年汽车的水氢燃料汽车是在汽车内制氢的,而且仅需要水。这样说来,它解决了氢燃料汽车现阶段,基础设施缺乏的大难题。

目前,市面上能买到的氢能源汽车,当属丰田的Mirai。

作为全球第一款量产的氢能源汽车,丰田Mirai在2015年就已经在北美上市,但仅限在洛杉矶和旧金山地区。

续航里程方面,丰田Mirai的官网上公布的数据为312英里(约502km),不过实际租用的丰田Mirai表显仅为200英里出头(约350km),相比传统燃油车还有一定差距。

而氢能源汽车的发展受限于加氢站的建设,即便是在美国,它也只能在加州范围内通行,出了加州,没有加氢站就回不来了。在中国,氢能源汽车的发展同样也受制于各种基础设施。

如果,青年汽车的技术成熟,那么氢能源车头疼的制氢、运输、储备、加氢等环节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根据网络上的质疑,庞青年今日在对媒体的回应中表示,水氢燃料汽车技术已成熟,不会延缓南阳项目进程,并声称“事实摆在这里,不是瞎编的”

庞青年在接受澎湃新闻的采访中还表示,“水氢发动机”研发人员都是博士,从2006年开始对这一技术进行研发,目前尚未申请专利,接下来可能申请专利,但技术保密,研发成本保密。

而河南南阳工信局河南南阳工信局也发表了回应称,“水氢燃料车”系当地记者报道有误,记者在报道中用词不当。据悉,南阳市工信局尚未认证验收水氢发动机。

全国燃料电池及液流电池标委会副秘书长卢琛钰在朋友圈写道,

“它的原理是镁粉和水反应制造氢,抄袭了广东合即得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向华博士提出的‘水氢’概念。鉴于青年汽车的骗补黑历史,此次所谓南阳下线,估计属于资本运作的无良炒作。”

40亿身家

曾因骗补被罚

资本运作这事,庞青年再熟悉不过了。

1958年出生的庞青年,与李书福是老乡,都是浙江台州人。与李书福一样,庞青年也有一个疯狂的“汽车梦”。

由庞青年掌舵的青年汽车集团,公司总部位于浙江省金华市。青年汽车集团下设商用车集团、乘用车集团和汽车部件集团三大子集团。

在《2012胡润长三角地区富豪榜》上,庞青年以40亿元财富位列榜单第135名。

百度百科对于庞青年的介绍是,“他把国际造车的尖端技术引进中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再创新”。


早期,青年汽车通过与德国品牌合作,在国内生产大客车,赚得盆满钵满。但后来,庞青年不满足于造客车。于是,他开始将目光转向了轿车,但事情发展就没那么顺利。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通用汽车财政恶化,旗下子公司萨博无奈被抛售,有意接盘的中国车企数量众多,除青年汽车外,还有北汽集团、庞大集团等。

此外,在2006年,青年汽车与宝腾集团签署合作协议,通过后者间接获得莲花轿车“准生证”。


但这边车都没造出来,那边庞青年已经开始圈地、卖煤炭了。

2010年,青年汽车承诺在石嘴山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等项目,它得到的是石嘴山政府为其提供的拥有采矿证的煤矿。青年汽车进入石嘴山多年后,汽车项目毫无进展,但是靠出售煤炭资源获利10亿元。 2011年,庞青年实际控制的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成功并在鄂尔多斯投产为条件,与鄂尔多斯市政府签订协议,投资290亿元建厂后,由鄂尔多斯市政府配给青年汽车两项分别为6亿吨和7亿吨的煤炭资源。

最终,萨博汽车由蒋大龙的国能电动车公司竞得,现由恒大集团控制。而2014年,青年莲花项目因经营不善停滞,一年前莲花汽车母公司宝腾,被吉利收购。

不过,就在青年莲花破产前,庞青年就宣布进军新能源汽车。庞青年宣布青年莲花转型向新能源业务,将位于济南和杭州的两个生产基地改造成电动车生产基地。

2016年2月《国家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第二批)的466款车型中,青年莲花品牌迈迪和莲花三款电车车型入围。

2017年2月4日,由于各地“骗补”现象严重,工信部暂停了青年汽车在内的7家公司申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资质,责令进行为期两个月的整改,整改完成后仍需验收。

到了2017年8月21日,青年汽车集团宣布下线水氢燃料汽车。至于为什么庞青年要造氢燃料车,原因很简单,政府补贴要来了。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第一次将氢能源写入了文件中,并表示要大力“推动充电、加氢等设施建设”。

但据工商信息显示,青年汽车集团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实控人庞青年本人也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以及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跟贾跃亭一样被归为老赖。

所以,这次氢能源汽车项目,是庞青年的“背水一战”。

新能源补贴变了味

大众汽车日本总裁兼CEO庄司茂曾表示,氢燃料电池车能够在日本发展,因为日本政府给每辆燃料电池车高达28500美元的补贴,这远远超过了其他国家。

但同样是补贴,到了中国却变了味。

从2018年开始,新能源汽车补贴退潮,并将在2020年底完全退出。但氢燃料汽车的补贴仍在持续加码,这也让氢燃料电池变成了新的风口,一场“氢能源创业潮”正在兴起。

比如,4月登陆上海车展的一家名为格罗夫的氢能源汽车品牌,其新车预售价高达100万元。而有意思的是,武汉资环院持有格罗夫科技公司100%的股权。

青年汽车,同样也抓住了这个风口,并与政府紧密合作。

2018年11月14日,南阳与青年汽车集团签订了氢能源汽车项目合作框架协议。

据当地媒体报道,该项目建成后可实现产值300亿元。这一项目总投资83.16亿元,其中南阳市政府平台出资4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青年汽车2016年9月成立了氢能源基地,该基地正建在如皋。

庞青年,还曾多次强调氢能源汽车落地补不明确,多地参照电动车按国补50%执行,不利于氢能发展。“建议政府明确地补按国补1:1执行且国补地补延长至2025年不退坡。”


对新能源汽车补贴,青年汽车是吃过甜头的。

2018年5月12日,浙江省科技厅公示了2017年及以前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申报资料车辆信息,共5家车企的22553辆新能源汽车申请补贴款约8.9亿。

其中,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2017年的申请数量为343辆,申请补助资金7417.98万元。

同样是“拿补贴”,青年汽车似乎没有学到比亚迪的精髓。

据《南方周末》统计,过去9年间,自称“新能源汽车领导者”的比亚迪共获得政府补助56.38亿元,比它2011年至2015年的净利润总和都要多。

近日,比亚迪收到了国家新能源补贴,光2016年这一年就有31.26亿元。更夸张的是,补贴曾经还是比亚迪的主要利润来源。2014年,比亚迪获得的政府补贴占利润总额比例为91.36%。

据媒体报道,比亚迪重视政策研究、跟进政策速度最快,比亚迪总裁办下设的政策研究团队有近50人。

如今,风口转向了氢能源汽车,比亚迪当然不会掉队。

去年10月,比亚迪就向投资者透露正在研究氢燃料电池。实际上,去年5月份比亚迪就已经与美国混合动力公司达成协议将合作研发氢燃料电池客车。

话说回来,比亚迪虽然拿的补贴多,但它的研发并没有松懈。

财报显示,2018年比亚迪研发投入为85.36亿元,同比增长36.22%。

这一研发投入数字,要高于同为千亿级同类车企,部分企业研发支出10几亿元至40亿元之间。研发投入占比,比亚迪达到了6.56%,接近德系豪华车企水平。 除此之外,2018年研发人员达3.1万人,同比增长13.10%;研发人员数量占比达14.12%。

但青年汽车想复制比亚迪的模式,几乎没有可能。

因为,目前的青年汽车几乎没有什么研发能力,青年莲花是由马来西亚方面生产主要部件,在中国组装成车。而仅存的客车和卡车业务,也是同一种模式。

而如今,庞青年拿出所谓的“水氢发动机”技术,实际上是来源为湖北工业大学科研人员的发明专利。而所涉及的专利,是被独家授权给南阳市青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并非青年汽车的自研成果。

写在最后

前两天,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采访中表示:

对于芯片领域,我们过去的方针是砸钱,但芯片光砸钱不行,要砸人才,要砸数学家、物理学家等等。华为至少有700 名数学家、800 多名物理学家、120 多名化学家、六七千名基础研究的专家、六万多名各种高级工程师、工程师,形成这种组合在前进。 我们自己在编的15000 多基础研究的科学家和专家是把金钱变成知识,我们还有60000多应用型人才是开发产品,把知识变成金钱。

新能源汽车领域,其实更需要这样的精神。

无论是锂电池汽车,还是氢燃料汽车,都有不少巨头参与,也有不少创业者入场。但真正沉下来扎扎实实克服技术难关的人,并不多。

整天声称续航500、600公里,但实际上都在厂里坐等电池供应商发货。一旦供应商掉链子,量产交付就一拖再拖。这边车没卖几台,反倒那边圈地、融资玩得“风生水起”。而最后这些“To 补贴”的公司,一个个排着队“嗷嗷待哺”。

消费者需要的,不是一些因补贴而生的产品。

毕竟,老百姓赚点钱不容易。